3年贪污7000万的张雨杰案件全过程

1月19日晚,央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播出。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cnshangyou@163.com)记者注意到,专题片披露了此前舆论广泛关注的张雨杰贪污案。

1995年出生的张雨杰,19岁时作为劳务派遣工进入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负责“存量房资金托管”,一人负责收款、审核、办理凭证。从2016年到2019年4月,张雨杰虚开凭证,贪污了近7000万元。

滁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方杨清说:“张雨杰整个贪污手段,就是虚开凭证,这个钱实际上没有打到规定的二手房的池子里面,是打到他的账户上去了。”

张雨杰贪污始于网游,但花在网游上的钱并不多,而是用于高消费了:他在上海租了一套月租金3万8千元的房屋,乘高铁上班;一晚10万元的总统套房,张雨杰和女友连住4晚。

张雨杰案件暴露出单位监管层层失守,相关制度如同虚设,为此共有19名责任人被处理。

专题片披露,经调查,滁州市从市房产交易主管部门,到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都失职失责。按照滁州市2011年出台的相关制度,资金托管窗口必须岗位分设,一人收件、一人审核、一人办理凭证,相互监督,但不动产登记中心却从未按制度执行,从主要领导到科长,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有这项制度。

监管层层失守致95后资金托管员3年贪污7000万:女友连换3个,10万一间的套房连住4晚


▲张雨杰案因“青眼白龙金卡”受到广泛关注,该卡曾被拍出8700万元高价。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疯狂的拍卖:一张游戏卡拍出8700万的天价

2021年6月,张雨杰被舆论广泛关注,缘于一场司法拍卖。

6月21日,一张“青眼白龙金卡”在阿里司法拍卖上线开拍,共有18104人报名,保证金为100元,起拍价80元,评估价100元。

红星新闻报道显示,“青眼白龙”是日本漫画《游戏王》中的角色,《游戏王》大火之后曾被改编成一系列游戏、电视动画等作品。此次被拍游戏卡是一张20周年纪念版“青眼白龙”游戏王纯金卡牌,用料为约11g的24K金,限量发售500套,每一张上面会印有“No.1—500”的收藏编号和证书,属王者级藏品。编号1的市场流通价50万元,被拍卡编号是12,市场价10多万元。

法院给出的起拍价远远低于市场价,主要因为是曾经的卡牌主人张雨杰花费9万元买入。为逃避海关检查,代购扔掉了盒子和证书。加上卡牌使用年限不明,无任何配件及说明书,法院不能辨别真伪,所以只能当做普通卡牌来评估。

此次开拍几分钟后,价格冲上64万元。疯狂没有停下:竞买号为N3734的买家直接将价格从64万元拉到了100万元;竞买价从100万元提高到200万元,只用了1分16秒;从200万元到300万元,只用了40秒;经过2104轮的竞买出价后,竞买号为“Y8745”的买家给出了8700余万元的天价。

滁州中院叫停了“疯狂”的拍卖:拍品与实际竞拍价格严重不符,可能存在恶意炒作与竞价行为。

游戏网卡资深玩家“芒果冰OL”认为,法院定价太低,没有参与门槛,最终造成了“全民狂欢式”的结果。“100万元之后的出价,很大概率就是恶意抬价图乐子,玩闹起哄。”

狂欢者不知“疯狂”背后有刑事风险:对于在司法网拍中恶意抬价,扰乱司法拍卖秩序的买受人,法院可以对其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责。

监管层层失守致95后资金托管员3年贪污7000万:女友连换3个,10万一间的套房连住4晚


▲张雨杰19岁作为劳务派遣工进入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年轻的贪污犯:21岁开始贪涉案金额近7000万元

其实,出生于1995年3月的张雨杰贪污手法并不高明。

2014年6月24日,张雨杰与滁州市劳务合作中心签订合同,被派遣至该市房地产交易监理处工作。2015年3月,监理处更名为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张雨杰所在科室叫交易管理科,岗位是存量房资金托管岗。

滁检二部刑诉〔2020〕8号文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4月,张雨杰利用其填写托管协议、开具资金托管凭证和收取买房托管资金等职务便利,采取收取托管资金不入账直接侵吞、伪造收款事实利用单位账户中公款支付其个人买房费用、虚构买房事实骗取单位公款等方式,多次贪污存量房托管资金计6993.25万元人民币。

检方查明的事实有,2016年至2019年4月期间,张雨杰虚构信用卡需要套现的理由,通过与购房人和房产中介公司人员协商,让购房人将本应缴纳到银行账户的托管资金转账到其个人和其女友谭某某的银行账户,或者让购房人直接将现金交给其本人,在向购房人开具托管凭证后不入账,直接将上述钱款据为己有。房屋交易完成后,不动产中心根据张雨杰开具的资金托管凭证,从单位账户向卖房人支付相关款项。经审计查明,张雨杰共侵吞399户买房人缴纳的托管资金6288.75万元。

2019年1月,张雨杰利用职务之便以其时任女友周某某的名义购房,在未缴纳购房款的情况下,开具虚假的滁州市存量房交易资金托管凭证,从范某某名下购得位于滁州市置业花苑小区的房屋一套。后不动产中心根据张雨杰开具的虚假托管凭证,向范某某支付了260万元的购房款。

2019年2月,张雨杰如法炮制再次“买房”,侵吞390万元。

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期间,张雨杰在收取存量房交易托管资金后,以重复打印的POS机收款凭证入账托管资金账目,实际不将资金缴入单位账户的方式,侵吞托管资金计54.5万元。

监管层层失守致95后资金托管员3年贪污7000万:女友连换3个,10万一间的套房连住4晚


▲网游世界让张雨杰欲罢不能。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网络游戏里的虚荣心:在游戏里比别人强很过瘾

张雨杰贪污始于网游。

《零容忍》指出,和传统腐败案件相比,这一案件的涉案财物显得很特别,有许多游戏装备。而他之所以产生侵吞公款的念头,就和玩网游有关。2016年的一天,一名买房人带着几万元现金来办理资金托管,由于按规定只能刷卡付款,张雨杰就先为他办理了手续,将现金存到自己卡里,打算第二天帮他刷卡支付。谁知当晚打游戏时,由于充值买装备,控制不住把这几万元全花光了。

张雨杰对着镜头说:“充着充着充着,充到卡显示余额不足了。刚开始是属于最害怕的一个时间,那我就慢慢攒一下,我先还,当时是这样想的。结果一直就没人发现,这个时候就开始觉得,我再弄一点儿,应该也没事儿,后面就是真的跟雪崩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一直以来没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过,自己比别人有能力或者厉害过,这个时候一旦出现了这么一个情绪之后,就发现这感觉让人上瘾,那是现实中体验不到的一个虚荣心以及攀比心。”

张雨杰靠不断充值买顶级装备,登上了一款网游某赛区的排行榜榜首,他沉醉于在虚拟世界里用金钱买到的成就感,继而发展到在现实世界里也用金钱来满足各种欲望。

案发后,近7000万元被张雨杰挥霍一空,他花在游戏里的钱还是少数,大多数用在了各种高端消费上。

监管层层失守致95后资金托管员3年贪污7000万:女友连换3个,10万一间的套房连住4晚


▲海南最贵的豪华海底套房10万元一晚,张雨杰和女友连住4晚。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他先后结交了三位女友,为她们购买各种奢侈品牌的服饰、手表、首饰,到各地旅游、一起体验各种奢华享受。海南一家酒店最贵的豪华海底套房10万元一晚,张雨杰和一名女友在这里就连住了四晚。他自然不会告诉女友,钱到底是怎么来的。他还在上海租了一套房子,租金3万8一个月,早上再坐最早的一班高铁到滁州来,到单位上班。

疯狂的作案让张雨杰心中不安。他说,经常梦见自己坐在警车上,前面几个人盯着,一醒来,发现没什么事儿,就继续用消费麻痹自己。

办案人员披露,2020年3月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交易全部停止,本来资金池是一边进一边出,疫情来的时候只出不进了,不停地出到最后,银行的账户没有钱了。警方很快锁定了张雨杰。

2019年4月,张雨杰辞职,2020年2月27日,他被抓获归案。同年11月16日,被滁州中院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监管层层失守致95后资金托管员3年贪污7000万:女友连换3个,10万一间的套房连住4晚


▲包括范恒军在内的19名干部、公职人员受处理。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形同虚设的管理制度:专用章谁想用都可以拿

《零容忍》指出,在近年查处的公职人员违纪违法案件中,财务人员是易发高发人群之一。他们虽然级别不高,但经手大额资金,如果自身又受到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等不良思想影响,就容易抵挡不住诱惑,引发违纪违法行为。这个时候,单位的管理责任就显得至关重要,如果监督制约到位,没有可乘之机,也能避免或减少问题的发生。但遗憾的是,在张雨杰案件中,单位的监督管理却层层失守,暴露出多方面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显示,张雨杰到案后交代,存量房资金托管专用章放在资金托管窗口前台的抽屉里,谁需要用章时直接用就行,其开具资金托管凭证时可以直接用章。用章过程中没有相关用章审批手续,交易管理科负责人孙涛从没有就使用存量房资金托管专用章明确提出过任何要求。其在作案时,孙涛等人从未找其核对过资金托管系统数据,如果核对就一定会发现其贪污托管资金的事实。因为存量房资金托管系统中的账户余额是本应真实的数据,而被其贪污的托管资金没有存进银行账户,随着其作案(次数的增多),存量房资金托管系统中的账户余额越来越明显比银行账户余额多。

如果相关部门有责任心,也不至于大部分财物无法追回。

2017年,银行工作人员发现,系统余额比银行账户余额多出3000多万元。该工作人员找交易管理科会计对账,发现系统有一个期初余额3000多万元,但不知道具体原因。2017年底,滁州市住房和建设局总工程师吴晓丽召集银行工作人员,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副主任陈斌、孙涛、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副科长赵元等人开会,要求对账,请银行配合中心。但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调查认定,各级共19名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负有不同程度责任,都被追责问责。其中前述的孙涛因玩忽职守罪被查处;交易管理科副科长赵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滁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范恒军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赵元说:“我们没有核对进账这一块,也就是形式上看一看。还是缺乏工作的责任心,那个时候我们确实也没怎么太多想。”